www.bm78.com

中国财经频道

2019-01-19 01:16:47

字体:标准

“经过沟通,我们了解到,这个孩子虽然还能够上学,但心里已经非常焦虑。这个孩子强烈要求接受心理治疗,但父母不同意,孩子就偷偷地来。我们建议药物治疗,因为孩子已经有了自杀倾向,但家长对用药很排斥,他们觉得用药就是精神病了。家长并不愿意接纳孩子的心理问题,因为现在很多心理问题还是在精神科就诊。”李玖菊说。

全国知名儿童心理专家、北京回龙观医院儿童心理科主任刘华清教授向记者介绍说,儿童青少年是比较特殊的时期,心理发展很容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常见的有自卑、厌学、强迫、抑郁以及过度使用网络等。成年期的很多精神及心理问题都源于儿童青少年时期,若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有利于给孩子树立健全人格,培养良好习惯,后期才可能会有比较好的社会适应能力。

“但带着孩子来我们医院就医的家长总是说‘你教教孩子,开导一下孩子’。”李玖菊说,其一,很多家长不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是疾病,没有意识到需要治疗;其二,如果就医的话就需要看精神科、心理科,家长的惯性思维是精神科、心理科就是精神病院,“像我们治疗的青少年,很多家长能走医保但都不走医保,因为要保密。住院的费用其实不便宜,有时候多的话甚至万元,但即便如此,一些家长也选择自费,他们害怕别人知道。因为社会上有观念认为精神科就是疯人院,这对孩子和家长产生一定影响。当然,相比较以前,现在情况要好很多了”。

刘俊娉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案例,孩子在八岁的时候被诊断为感觉统合失调和注意力缺陷,医生建议吃药和教育行为训练,但家长不认同以及担心药物副作用而选择放弃,而用跑步、游泳之类的体育锻炼来替代,从而错过了治疗良机。孩子长大到十几岁了,身体动作不协调,注意力缺陷依然存在,这直接影响了孩子的发展,家长追悔莫及。“感统训练是一个非常专业系统的体系,并不是家长带着孩子体育锻炼就可以达到治疗目的。假设这个妈妈对感统失调和注意力缺陷障碍有充分了解,能够接受和配合医生的治疗,这个孩子就能够得到更好的训练和治疗,他整个人的发展也许就会不一样了”。

“其实,应该肯定的是,越来越多的家庭已经开始正视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育儿公众号,但其中关于儿童青少年心理的专业文章还是比较少,而且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其中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顾晓曼对记者说,她的感觉是,目前能够帮助孩子完成社会化和预防早期心理问题的专门机构还是不多,家长对孩子出现的问题往往束手无策,不少人只得求助于网络和各种妈妈群。

对此,李玖菊也提到,“我们医院现在的儿童青少年治疗室有张家庭床,就是一个家长陪一个孩子,还有张普通床。但还是属于满床的状态,还有孩子不断来求医,住不进来”。

“前几年也在倡导开办家长学校,帮助家长更好地促进孩子的心理健康教育。但据我了解,可能受众比较少,效果也不是特别明显,大家往往都是等孩子出现问题后才去寻找各种帮助,而不是说早期就用正确的方法来养育孩子。”齐亚静说,希望能够呼吁相关部门进一步开展正规的家长培训,让每个家庭都成为促进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大后方。

克里斯滕森,这个喜欢看《美色杀人狂》的嫌犯去年曾在庭审中称,他在服用氯硝西泮(Kloopi),作为一种抗抑郁药。

一个月后,克里斯滕森通过当时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出将原定月举行的审判,延期至年月日举行,获得法院同意。

在章莹颖失踪一年的时候,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IC)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举办祈福活动,该会副主席Jiheg Jig表示:“我们希望这次的纪念仪式不仅是一个纪念章莹颖、支持其家人的机会,也是希望提醒大家,章莹颖将会被永远铭记。”

中国财经频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中国财经
Copyright © 2014~2019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